公司

  • 正在加载中...
  • 倪光南百科名人 权威认证

    公司倪光南,1939年8月1日出生于浙江宁波,计算机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

    公司倪光南一直从事计算机及其应用的研究与开发,曾参与研制中国自行设计的第一台电子管计算机(119机),20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展汉字处理和字符识别研究,首创在汉字输入中应用联想功能 。

    编辑摘要

    公司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倪光南 性别:
    出生地: 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 民族:
    国籍: 中国 毕业院校: 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
    代表作品: 联想式汉字系统 主要成就: 首创在汉字输入中应用联想功能 主持开发联想式汉字系统、联想系列微型机 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信仰: 无党派人士
    河南顺达车辆有限公司 河南森源集团有限公司 四川华邦塑胶有限公司 中岳秀峰集团官方网站 四川省川南酿造有限公司 斯乃纳童鞋品牌官方网站 陕西省三维发展实验学校 浙江温尔思家纺有限公司 重庆和五岳投资集团公司 重庆两江丰田_重庆丰田

    目录

    人物经历/倪光南 编辑

    倪光南

    1939年8月1日,倪光南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他出生时正值日本侵略中国,从小就听父母讲述逃难的经历,从那时起,他就深刻认识到,国家富强起来才能不受人家欺负,使他立下强国的志向。

    1950年代初,倪光南在上海复兴中学求学。从小喜欢动手的他在中小学期间,除了读书还喜欢做些小制作,如玩具电机、航空模型、收音机等,这对他后来从事工程实践很有帮助。

    公司1956年9月,倪光南进入南京工学院(1988年更名为东南大学)无线电系学习。

    1961年7月,倪光南以5年全5分的成绩学完大学的全部课程,以《脉冲编码通讯》的毕业论文从南京工学院毕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工作。

    公司1964年,倪光南作为外部设备插件组长参与了吴几康先生主持研制的119机研制成功,获全国科技大会奖。倪光南也被评为计算所先进工作者和中国科学院北京地区先进工作者。

    1981年1月,倪光南作为访问研究员(VRO),前往加拿大国家研究院(NRC)学习(至1984年1月)。

    1984年,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为转化科技成果,投资20万元人民币创办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公司(联想集团前身),倪光南出任联想集团首任总工程师,主持开发了联想式汉字系统,于1988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相关活动

    1989年11月,计算所公司改名为联想集团公司,此后倪光南担任公司董事兼总工,主持开发了联想系列微机,确立了公司的主营业务,于1992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公司1990年,倪光南获得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1991年,倪光南获得国家特殊津贴、亿利达科技奖。

    公司1992年,倪光南获得中国科学院重奖。

    公司1994年,倪光南被遴选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隶属于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部(计算机应用技术)。

    2011年12月4日,因在中文信息处理领域的杰出成就,倪光南获得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终身成就奖。12月6日,他被中国软件协会评选为中国软件产业十年功勋人物。

    公司2015年,倪光南获得中国计算机学会终身成就奖   。

    2018年,倪光南获得中宣部、科技部和中国科协“最美科技工作者”称号   。倪光南参加南京经济技术千兆家庭网络项目举行落成典礼暨新品发布会。4月26日在汇桔网新移动互联网时代“IP连接与变现”高峰论坛就“国之重器:自主知识产权才是核心竞争力”发表主题演讲   。

    主要成就/倪光南 编辑

    科研成就

    20世纪60年代中国的计算机水平并不落后,当时只有美国、英国、前苏联、法国和中国这几个大国能自主设计制造计算机。倪光南一进计算所就参与了中国计算机自主开发的工作,他作为外部设备插件组长参与了吴几康先生主持研制的119机,这是中国自行设计的第一台大型通用数字电子计算机。

    公司1964年,119机研制成功,获全国科技大会奖。倪光南也被评为计算所先进工作者和中科院北京地区先进工作者,成为所里“业务尖子”之一。

    1968年倪光南参与了计算所六室显示组万永熙先生主持的717机显示器研制,它是中国最早的汉字显示器,这项研究揭开了倪光南研制联想式汉字系统的序幕。接着他继续参与了显示组“SK-1光笔图形显示器”的研制,它大大增强了汉字显示功能,并实现了光笔与显示屏的人机交互功能。在输入方面,1974年倪光南在计算所阶梯教室作的学术报告中首次提出了联想输入方法,即利用上下文的关联由计算机辅助汉字输入。这样,研制联想式汉字系统的条件基本具备了。

    1974年他作为计算所代表参加748工程会议,根据748工程的宗旨,倪光南提议六室输入组立项开展汉字处理研究,得到了时任室主任曾茂朝和组长竺乃刚的支持。1979年该组基于同一硬件系统所研制的“手写文字识别机” 和“111汉字信息处理实验系统”二项成果分别获得中科院二等奖。前者能识别手写的60余种字母和数字,是国内最早的文字识别机之一;后者解决了汉字输入、输出、显示、人机交互等技术问题,并为机器翻译、情报检索等研究项目提供汉字处理服务。

    公司考虑到当时微机已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却因不能处理汉字而难以在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应用。为了突破汉字信息处理制约计算机在中国普及应用的瓶颈,倪光南中止了文字识别研究而专注于汉字处理成果的产业化。随后在1980年推出了第一项汉字处理产品——“汉字、图形显示功能板”,它插在当时流行的Cromemco、CCS等等S-100总线微机上,可具备汉字处理功能,并由457厂负责产品生产、销售和技术支持服务,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

    1981年8月,倪光南应邀到加拿大国家研究院(NRC)工作,担任访问研究员(VRO)。他在NRC工作的年薪是4.3万加元,按官方汇率相当于国内工资的70倍,在加拿大也属于5%高收入人群。

    公司但在加拿大工作的一件事却深深地触动了他。在加拿大当地的一家鞋店,他看到漂亮的橱窗里陈列着一双双外国生产的皮鞋,而在门口附近的筐子里乱七八糟地堆着一大堆“中国制造”的布鞋——1.99元一双任拣。倪光南顿时百感交集:“中国制造”,什么时候才能不与“简陋”、“低级”连在一起?

    公司1983年5月,他毅然放弃了高薪留任加拿大工作的机会回国。他说:“如果我不回来,我此后所做的一切不会对‘中国制造’有所帮助。”那时,他为回国作了周密的准备。出国工作使他对西方高技术企业有了感性认识,同时也熟悉了微处理器和C语言技术,他决心将联想式汉字处理成果做成一台实用的汉字微机。为此,他自己掏出几千加元买了够研制几台汉字微机样机的关键器材带回国来,包括Z80 CPU、SRAM、DRAM、接口等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和C编译器等,这些器材当时如在国内购买需要进口,周期很长。

    回国后他即组织课题组研发。由于硬件器材齐备,软件采用C语言开发,效率很高,到了1984年初就开发出了汉字处理的第二项产品,这是一台完整的汉字微机,即“LX-80联想式汉字图形微型机系统”。该项目由倪光南的至交、时任北大副教授的王选主持鉴定(1985年的联想式汉卡项目也是请王选教授主持鉴定的),获得了中科院三等奖。它转让给457厂、大连科华公司、广东省科学院实验工厂等四家企业共生产了600台。对于中国最早的这种“产学研相结合”尝试,现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李长印同志(时任457厂厂长)给以高度评价,他向重庆市政府推荐,在“三峡博物馆”中,将当年457厂和计算所合作的汉字处理产品作为对中国科学技术有创新并有大经济效益的项目进行展示。

    公司在上述二项汉字处理产品的基础上,1984年8月计算所业务处与中航深圳工贸中心签订了合作协议,倪光南课题组进行了将LX-80移植到PC,成为联想式汉卡的开发工作,信通公司也对此提供了支持。这是汉字处理的第三项产品,最有产业化前景,到年底时已基本完成。到了这时,倪光南为他向往的科技产业化事业准备的“粮草”已基本就绪。

    在一篇文章中,倪光南如此吐露心声:“大型计算机的研制,我洒过汗水;国家级科研成果,我取得过;中科院重大科技成果奖,我也拿过数次。但遗憾的是,这些成果至今还躺在奖状上,一直没有成为产品。”现在看来,科技产业化的渴望,成为倪光南下一个人生选择的根源。

    走出象牙塔:从联想汉卡到联想微机

    公司1984年,国家科技体制改革号角吹响,中国科学院积极响应,提出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后来称为“一院两制”)构想,鼓励研究所办企业,转化所内科技成果。一时,“所办企业”、“校办企业”和民营企业这些各具特色的高技术企业在中关村纷纷涌现、各放异彩。

    公司在此背景下,1984年11月,中科院计算所决定创办全民所有制的“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简称“计算所公司”,即联想集团前身)。时任计算所所长曾茂朝兼董事长,业务处副处长王树和任总经理,原八室副主任张祖祥和六室实习研究员柳传志分别担任副总经理。倪光南应邀于当年12月出任公司总工程师,将联想式汉卡的全部技术都带入了公司。时任副研究员和第五届青联特邀委员的他加盟公司时,开出三个条件:“一不做官,二不开会,三不接受采访。”以便全力以赴以最快速度推出产品。

    公司国家科技体制改革的春风,使怀抱科技成果产业化追求的倪光南备觉温暖,他觉得从此更有实现人生梦想的大舞台,他将在国外看到的高技术公司作为计算所公司的愿景,把公司当成了自己的一生归宿。他带领课题组通宵达旦地扑在研发工作的一线上,大年初一早晨10时他和课题组秦梅芳等人就又开始工作了。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奋战,在1985年5月推出了适用于PC机的第一型联想式汉卡,开始投放市场。

    最早的联想式汉卡包括三块集成电路芯片组成的电路板和一套软件系统。三块电路板之间以扁平的电缆线连接,字库中储存着所有标准汉字,汉字显示完全由硬件实现。联想式汉卡通过这种硬件与软件相结合的方法,使PC机处理汉字有了和处理西文相同的效率:无论是中文还是西文,显示速度不变,显示格式不变,内存资源不被占用,“直接写屏”协议不变,西文软件(如dBase、Lotus1--2-3、PE等等)基本上不需“汉化”就可以使用。

    倪光南学习西方高技术公司的榜样,十分重视市场推广工作。他亲自站柜台推销汉卡、了解用户需求;组建“联想式汉字系统用户协会”和《联想世界》会刊,构建用户与公司的纽带,并交流应用经验,促进推广应用;设立热线电话,解决用户的各种问题。而且负责接热线电话的工程师座位就在倪光南边上,用户决想不到,为他解答问题的人可能正是联想式汉卡的发明人、公司总工本人。中国老一辈科技人员无论是在技术研发,还是在支持服务方面所表现出来的敬业精神,很值得现在的年青一代仿效。

    从此,“首创在汉字输入中应用联想功能”的倪光南和联想式汉卡连在了一起。随着联想式汉卡在市场上取得巨大成功,1989年11月14日,计算所公司也更名为联想集团,由中科院任命联想董事会,由董事会任命联想高管,完全遵循国有企业的规程。这里有必要作一些澄清,本来是先有联想式汉卡,四年之后,才有从计算所公司改名而成的联想集团。但联想集团后来为宣传需要却一步步把这一切都搞混了。现在,许多人已经弄不清楚究竟是先有联想式汉卡还是先有联想公司?这个问题变得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难以说清了。今天广泛流传的说法显然背离历史事实:联想集团前身是当年由中科院计算所创办的全民所有制的“计算所公司”,绝不是一个实习研究员带领着计算所所长、业务处长、副研究员、室主任等11人,走出计算所,在中关村某处创办的一个叫做“联想”的民营企业!联想式汉卡为公司赚来第一桶金。仅在计算所公司创建的头三年间它创造的利润(包括退税)即达1237万元(若按可比物价折算,当年大学毕业生月平均工资为56元,如今为3500元,约相当于今天的七八亿元)。它荣获1988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与王选主持的激光照排系统获一等奖只差一年。今日已成为跨国公司的联想集团,正是以“联想汉字系统起家并由此而得名”(柳传志语)。联想式汉卡在公司的头三年创造的直接效益,是计算所拨给公司使用的办公室、实验室等场地投入和开办费20万元的数百倍。

    在联想式汉卡的整个生命周期(1985~1995)中,硬件共更新了8个型号,软件版本的更新还要多些。联想式汉卡得以在十年左右的生命周期里总共销售出16万套,为公司创造了上亿元利润,并带动了包括微机产品在内的整个公司的营销。倪光南常说,成功的IT硬件和软件产品都是成系列的,不会只是一个型号或一个版本,这确是经验之谈。

    1980年代中期,面对国内市场上的计算机绝大多数进口的现状,倪光南希望亲手做出国产品牌的电脑整机。1988年,在联想汉卡站稳脚跟之后,他转移工作重点,将汉字系统的发展交给许志平负责,自己带领团队在香港研发成功了“中国制造”的联想主板和扩展卡。1990年采用自主设计主板的联想品牌微机也在国内推出。

    公司20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有四家电脑公司,包括长城、浪潮、东海、联想。由于通过自主设计主板实现了增值,联想电脑虽然晚于对手进入市场,却很快在1993年就成为国内第一品牌。联想微机业务的发扬光大主要归功于杨元庆领导的微机部。但自主设计主板是联想微机的一个竞争优势:联想286的测速值是当时著名的AST 286的1.7倍;联想在国内市场率先推出中国第一台486和586微机等等。

    联想式汉卡和联想微机这两项拳头产品分别于1988 年和1992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倪光南1992年还获得中科院颁发的历史上仅有的一次重奖。作为开拓者,倪光南于1989年获北京市劳动模范,1990年获“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1991年获国家特殊津贴,1994年被遴选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本世纪初,在王大珩等93位院士参与的、历时一年的“20世纪中国重大工程技术成就”评选中,共评出25项工程技术成就,其中“汉字信息处理与印刷革命”被列为第二项,仅次于“两弹一星”。

    科学家的远见与执着

    居安思危。当联想集团的发展蒸蒸日上时, 一向力主自主核心技术的倪光南坚持认为联想下一步应当进军核心技术,并顺应计算机与通信融合(ICT)的趋势及早作出部署。为此,倪光南于1992年立项研发联想程控交换机。1994年7月,联想与华为同时取得了入网证。当时罗争领导的联想程控交换机事业部已成为联想集团第二大部,仅次于杨元庆领导的微机部,其全面实力超过了当时的华为,连中南海都采购了联想程控交换机。

    公司自1988年以来,联想孙祖希等自主研发了5个ASIC芯片并成功地应用于汉卡、微机和汉字激光打印机,在以用立业的基础上,1994年倪光南在联想领导层参与下又与复旦大学和长江计算机公司达成合资建立芯片设计中心(“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的意向,准备大力发展集成电路芯片设计能力。

    此外,1993年,倪光南组织了软件中心、小型机部、R&D部三个部门联合开发LXBS金融平台软件,市场反映良好;原来的汉字事业部在汉卡销售下降时早已定位于汉字应用软件的研发。这样,整合公司分散的软件资源也在他的构想之中。

    然而,随着倪光南被排除出联想领导层,他为联想未来发展所作的这些部署、计划和构想也都被抛弃了。联想集团做出令人扼腕叹息的决定,像倒洗澡水连同把孩子一起倒掉那样,不仅挤走倪光南,而且“自废”了倪光南为联想未来所“修炼”的“武功”。时至今日,联想转型仍然茫无头绪,只是历史无法倒回过来了。

    公司现在看来,历史已经在一步步证明倪光南的远见卓识。联想灭掉程控交换机事业部,也就错过了ICT融合的战略时机,而当时起步比联想晚得多,规模不如联想程控交换机事业部的华为,现在已将联想远远地甩在身后,成为中国高技术公司的典范,称雄国际市场。如果早在1994年倪光南筹划的集成电路芯片设计公司能够顺利组建起来的话,凭借联想、复旦等的“产学研相结合”,在国内几乎还没有竞争对手。

    由于发现1994年香港联想上市中存在着上市招股书所没有披露的重大负债持股问题,科学家的执着和认真,使倪光南坚持向上反映所发现的问题,本着爱护联想的想法,他从未将向上级汇报的情况公开。一篇广为流传的署名敦科平的文章详细叙述了事情的经过。遗憾的是,矛盾被激化了,并被说成是“柳倪之争”,也是媒体津津乐道的“企业家和科学家”之争。事实上,在真正的高技术企业中,如果说真有什么“家”的话,那也只有“企业家”,CEO、CTO、COO、CFO、CIO等等,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当然,有人精通技术,有人精通管理,有人兼而有之,但并没有什么“企业家”与“科学家”之分。结果,掌权的柳传志胜出,倪光南出局。1995年倪光南被解除了联想总工和董事的职务,1999年被联想集团解聘。联想的股权安排,自然也不会考虑倪光南这位曾经为联想集团创下基业的大功勋。这种缺乏感恩精神的文化也许在一段时期内仍是社会的主流意识,但这不是中国未来走向文化强国所必需的公平和正义意识。正像四通打字机发明人王缉志在四通“股改”中被扫地出门一样,倪光南也是两手空空地被赶出如日中天的联想,这不仅是王缉志、倪光南他们的个人悲剧,也是中国科技创业者的悲剧,这本不应是中国走向科技创新需付出的代价。

    公司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30年,也是山寨文化盛行的30年。我们一直在享受现代文明,难道不应该为现代文明做出中华民族应有的贡献吗?如果是,就请尊重和善待一切文明的创造者和创新者,把功利、浅薄、狭隘、虚伪的文化糟粕丢进历史的垃圾箱。

    事关理想和信念,倪光南对此无怨无悔。“柳倪之争”成了中国产业界的一段公案。长期以来,由于信息不对称,舆论几乎成一边倒的态势。但倪光南并未郁结于心,就此问题在公开场合或媒体上发表意见,只是静待真相揭晓,静候历史还来公正,清者自清。

    回顾包括联想、方正、同方、三环等等在内当年中关村第一批由科研院所、高等学校创办的公司都奉献了一条经验: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联想是企业和研究所结合的典型,方正是企业和高校结合的典型。这条道路现在看来,依然是构建中国特色技术创新体系的可行途径。

    公司联想时期的倪光南是为一家企业的梦想奋斗不息。离开联想后的他,就不再仅仅为一家企业的利益,而是全心身地为整个中国信息产业及国家自主创新奔走呼吁、摇旗呐喊。他的努力深受业界认可,2011年7月8日,中国信息协会将他评为“中国信息化十大推动人物”;2011年12月6日,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将他评为“中国软件产业十年功勋人物”。

    18号文:中国软件业迎来黄金十年

    在2000年以前,中国软件业根本称不上独立的产业。1994年,中国即将实行新的税制,即现在的增值税。当时,以倪光南为代表的一些业内人士,意识到新税制如无优惠政策,对软件等高技术产业发展不利。因此,在1994年的政协会议上,他们提出了《扶植高新技术企业的提案》。这个提案特别提到,新的税制可能对于一些高增值的企业,像软件、集成电路这样的企业,造成很大的税负。

    倪光南以微软和英特尔为例详细论述了需要对软件和集成电路产业降低增值税率的理由,极具说服力:“微软1992年度总营业额为27.5亿美元,总盈利7亿美元,如果要交17%增值税,利润就很微薄,难以持续发展。跨国大企业尚且如此,更何况中国的小企业?”

    这份提案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其后,倪光南持续通过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及其他渠道,致力推动国家出台扶持以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政策。2000年,“18号文”终于出台,其最重要的实惠是企业享受到了减税。

    公司自“18号文”发布起的十年内,中国软件产业保持了非常高速的增长速度。统计数据显示,软件销售总额十年间增长了22倍。

    由于“18号文”在2010年到期,虽然有关部门早就着手制订“新18号文”,但其出台受到某些部门的影响。为促进“新18号文”(即2011年“国六条”)的出台,2010年12月2日,根据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和半导体行业协会的强烈反映,包括倪光南在内的数十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向领导提出《关于尽快发布“新18号文”的建议》。仅过一个多月,“新18号文”即由国务院颁发。

    公司新旧“18号文”,显示了倪光南对中国乃至全球未来产业发展趋势的洞见及一贯的立场:中国必须拥有核心技术。

    推广开源软件:发展核心技术的突破口

    公司从1995年至今,倪光南就不遗余力地呼吁中国发展IT核心技术,特别是自主操作系统和国产CPU,认为这是关系到信息安全,也关系到产业持续发展的问题。自主创新、自有知识产权、自有核心技术等词汇频频出现在他的文章和公开场合的演讲中。

    他一直强调:基于开源软件发展中国软件,特别是操作系统等基础软件,是一条捷径,是一个机遇。

    1997年12月在《世界科技研究与发展》上发表的《软件和芯片——电子信息领域的核心技术》一文,倪光南就明确提出了这一观点。

    公司1999年2月1日他在《人民日报》发表《Wintel面临挑战》说,Linux正在迅速扩展市场,呼吁政府及企业大力支持Linux在中国的发展,基于Linux发展自主操作系统,建立中国自主、完整的软件产业体系。

    公司同年2月14日,他又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中国计算机产业面临新机遇》,论述道:“过去难以实现的计划,今天有了转机。抓住机遇,就将为中国计算机产业健康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他认为,“中国现在应该大力开发自主操作系统,不可不搞,不可慢搞”。

    1999年6月21日,时任科技部部长徐冠华主持召开了“发展中国自主操作系统座谈会”,倪光南参加了会议并就发展自主OS作了发言。1999年7月19日,时任信产部副部长曲维枝主持召开了规模很大并公开报道的“Linux与中国软件研讨会”,倪光南再次做主题发言《Linux与自主OS》。

    公司2004年7月6日,在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综合组、信息产业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和科学技术部高新司指导,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赛迪集团)主办的“Linux产业与应用高峰论坛暨开源应用成果展览会(Open Source Software World China)”上,倪光南成为仅有的一位获得“开源特别贡献奖”的人士。

    后来,863软件重大专项和“核高基”国家科技重大专项都大力支持发展基础软件,其中很多都基于开源软件。

    倪光南坚定地认为,“科学家与社会结合的目的,一定要出于公心,不能抱有太多的私念,否则就丢掉了科学造福社会的本意,成了某一个人打着科学的旗号造福自己了。”

    政府采购必须支持国产软件

    公司倪光南主张中国借鉴俄国经验,采取必要的行政措施,加强在政府和重要信息系统中推广基于开源软件的国产操作系统,以增强信息安全。

    公司2001年和2002年,他连同其他政协委员先后提交议案《通过政府采购,扶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和《规范政府采购,扶持自主的IT核心技术》,提出“在政府采购招标时,如其他指标不相上下,应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的产品或企业给以优先权”,呼吁“制订有关政府采购的相应法规,并加强对它执行过程的监控”。此外还主张制订“国家信息化有关标准来规范政府采购”。后来,在各界的推动下,2003年中国《政府采购法》生效。

    此后,倪光南积极支持遵循《政府采购法》采购国产软件。在2004年的政府正版软件采购中,针对某些地方将政府采购正版软件变成“采购外国软件”的倾向,他坚持连同其他专家向有关部门进行反映,要求纠正这种倾向。

    最近,倪光南又一针见血地批评了2010年的政府正版软件采购。他认为,有关文件与2004年相应文件相比有所倒退,即在政府采购法没有修改、中国仍在就加入WTO的GPA进行谈判等情况不变下,却不提要求优先采购国产软件,致使进口软件垄断了中国政府采购,取得了83%的采购款。该观点也被2011年8月15日《科技日报》的报道《进口软件垄断中国政府采购,国产软件如何立足》引述。

    公司倪光南一直呼吁尽快出台界定国产软件的实施办法,指出界定准则应有利于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认为2005年财政部会同信息产业部起草的《软件政府采购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的界定准则是合理的、切实可行的。

    公司软件是中文信息处理的核心技术之一,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发展也促进了中国软件技术的发展。作为第五、六届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理事长,倪光南主持了中文信息学术界的许多学术活动。基于目前中国各民族语言文字信息处理水平参差不齐,存在低水平重复现象,他呼吁国家立项发展“中华文字统一操作系统平台”,以推动中国各民族信息化的均衡发展,避免出现数字鸿沟。2011年12月4日,中国中文信息学会授予他“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终身成就奖”。

    自主创新:从产业到国家必须打赢的战争

    IT技术一日千里,一味引进、效仿只能永远做别人身后的追赶者。作为在信息产业旅途上奔波的科学家,倪光南近年来关注的焦点始终是“自主创新”。

    公司中国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强国?这是中国人不能不思考的问题。倪光南曾呼吁:在中国非常贫穷的时候需要思考这个问题,在中国某些方面成为“大国”的时候,更需要思考这个问题。

    公司他更通过对发达国家实际情况的分析,坚决支持国家提出的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形成自主创新的基本体制架构。

    公司近些年来,在中国如何发展软件问题上,存在着两种观点或两种思路。一种以麦肯锡咨询公司2002年的《中国软件产业发展战略研究报告》为代表,主张中国不必发展基础软件,而应像印度那样,主要发展面向出口的离岸外包业务。  这种观点代表了以微软为首的国外软件巨头垄断基础软件市场的企图。对此,以倪光南为主的专家明确主张中国应根据自己的国情,依托内需市场和人才优势,建立中国自主完整的软件产业体系,与前一种观点针锋相对。

    公司对于“服务外包”、“软件出口”、“在岸外包”和“离岸外包”等观念,业内仍存在误区。倪光南从解读概念入手,一针见血地指出以发展离岸外包业务为主模式的弊端。

    实践也证明,虽然离岸外包得到很大的支持,但至今在中国软件业中的比重只有2%左右。而在“18号文”等产业政策支持下,在“核高基”、863等国家科技计划的推动下,中国软件已取得较快的发展,也初步形成了较为齐全的各类软件,今后主要是要扩大国产软件的市场份额,做好整合应用,建立起自主的软件产业体系。

    公司此外,倪光南一直主张根据中国国情实施软件知识产权保护。2002年,他及其他委员的政协提案《吁请修改和完善“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的提案》针对当时“《新条例》(即“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完全取消了原软件条例关于“合理使用”的规定”,存在“过度保护”问题,建议“国务院责成有关部门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再次修改和完善《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在修改完成之前,暂时搁置其中保护水平过高的条款”。

    同年10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施行《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吸取了各方面的意见,大大缩小了《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打击面,使保护倾向合理。

    公司倪光南还反对BSA无视中国政府大力推进软件正版化的努力,蓄意夸大中国软件盗版率的歪曲宣传,支持中国有关方面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更科学、客观的软件盗版率调查。

    公司2005年8月16日,倪光南在《光明日报》上发表《辩证看待软件专利保护》一文指出,目前美国作为软件业的垄断者,从其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出发,近年来大大强化了软件的专利保护。但中国现阶段应主要实行软件的版权保护,这有利于中国软件业的自主创新,有利于打破美国软件跨国公司的垄断。

    公司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兴起,倪光南敏锐地捕捉到了中国软件业发挥后发优势,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机遇。现在,他正积极支持国家“十二五”规划的相应举措,通过中国电子学会云计算专委会、物联网专委会、中国电子商会物联网专委会等学术机构和各种学术界、企业界的活动,为发展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三网融合、智慧城市等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而作出努力。

    公司倪光南经常讲的一句话是“尽力而为”。从研制联想汉卡、联想微机到积极推动自由软件、中国芯、自主品牌,他为中国IT 业苦苦求索,利用各种渠道宣传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

    公司业余时间,倪光南爱听经典音乐,最常听的是德沃夏克《来自新大陆》的第二乐章。每当耳边响起熟悉的旋律,他就想起年少时老师教的配曲歌词:

    黄金的年华虚度过,才知道从前铸成大错。

    萧萧两鬓白徒唤奈何,瘦影已婆娑徒唤奈何?

    雄心壮志早消磨,斜阳景已不多。

    公司深悔蹉跎,深悔蹉跎。

    公司这么多年来,他从没有把它忘记。随着这个旋律,他也许会自问:我有没有虚度年华?我有没有蹉跎岁月?   毫无疑问,在中国全面自主创新的伟大复兴征途中,倪光南是一名不知疲劳的耕耘者,虽然有时难免孤独,但他非常坚定,因为他的心中拥有一个伴随一生的梦想——科技强国!

    再度出山

    在接连经历“联想离职”和“方舟科技负荆请罪”两事件后,中科院院士、中科院计算机所研究员倪光南很长一段时间淡出了公众视野。

    公司离开联想11年后,倪光南再度现身资本市场的方式颇为隐晦。

    在2010年11月17日已经过会的北京君正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君正”)的股东名单上,自然人赵明漪持有120万股,位列公司第十大股东。有知情人士透露,自然人赵明漪是倪光南的妻子,此次持股实际上是代倪光南持有。

    公司而据了解,北京君正董事长刘强与倪光南在方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舟科技”)共事时就已相识。

    公司2005年,由于方舟科技承接的项目未能通过“863专家组”的验收,“方舟3号芯片计划”破产。此后方舟科技内部主管研发的刘强辞职离去,另外组建北京君正。公开资料显示,除董事长刘强外,北京君正目前另有5位高管及2位核心人员均师出方舟科技。

    公司倪光南之妻位列十大股东北京君正前身君正有限成立于2005年7月15日。2008年7月,公司进行上市前的一轮管理层激励。彼时,除公司时任8名管理层人员外,另有两位“陌生人”也接受了北京君正的股权。其中,刘强将持有的13.9万元出资以每1元出资作1元转让给自然人赵明漪。

    对此,北京君正解释为,股东赵明漪是中国科学院退休干部,其为刘强、李杰等公司创始人的朋友,对公司早期业务发展作出过帮助。因此在2008年9月公司实施股权激励的同时,按照注册资本作价向其转让了2%股权。

    公司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赵明漪是倪光南的妻子,此次持股实际上是代倪光南持有。

    据了解,股东赵明漪不仅与倪光南妻子同名同姓,其中科院退休干部的身份也与之颇为吻合。记者进一步了解,倪光南与刘强早在方舟科技共事时就已相识,此次股权相赠更似是北京君正方面对倪光南的投桃报李。

    12月13日,倪光南对此事不置可否“这件事你们去问公司,我不方便接受采访。你可以发邮件给我,我们再联系。”记者随即以邮件形式向其发送采访提纲,但直到截稿并未收到倪光南的回复。

    若以北京君正2009年摊薄后的每股收益0.85元计算,根据创业板60倍市盈率,北京君正上市发行价约为50.85元,则赵明漪持有的北京君正120万股股票达到6101.46万元,短短两年投资收益率达到437.95倍。  

    所获奖励

    荣誉表彰

     | 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倪光南院士简介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ckgentry.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名人 权威认证

    倪光南

    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研究员

    公司互动百科科学顾问团名誉科学顾问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2 19:40:06

    贡献光荣榜

    更多
    • 创建者:

    人物关系

    编辑

    倪光南

    相关词条

    分类热词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
    河南顺达车辆有限公司 河南森源集团有限公司 四川华邦塑胶有限公司 中岳秀峰集团官方网站 四川省川南酿造有限公司 斯乃纳童鞋品牌官方网站 陕西省三维发展实验学校 浙江温尔思家纺有限公司 重庆和五岳投资集团公司 重庆两江丰田_重庆丰田